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率幼儿园足球队夺得全国冠军 这个男老师曾不敢公开职业
发布时间:2019-10-17 12:21:43来源:yabo-yabo体育官网-yabo88官网点击:87

  

  赵永忍带着孩子们参加足球比赛,他每次都告诉孩子,输赢并不是最重要的。

  

  赵永忍在课上给予孩子最大的鼓励就是大大的击掌。

  好苗子是有的,但是我更相信每个孩子的花期不同,只要幼儿园把兴趣培养好了,静待花开,每个爱上足球的孩子都能找到自己成功的点。

  ——— 赵永忍

  这回谁说

  赵永忍 80后,安徽淮北人,2010年毕业于西安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2012年来到深圳。在深圳市彩田幼儿园任体育老师至今。曾参与发起深圳市“伙伴杯”幼儿足球邀请赛,从零带出一支全国冠军球队。今年,他与全市100多位幼儿园男教师成立男教师联盟。

  2012年,抱着“想到大城市来看一下”的念头,刚从西安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毕业一年多的赵永忍辞去了家乡中学教师的工作,来到深圳彩田幼儿园做老师。一开始,看惯了女老师的幼儿园小朋友一见他就哭。常人的不理解也让他不好意思公开幼儿教师身份。

  如今,赵永忍不仅成了孩子们喜欢的赵老师,还发挥体育专业优势,从零开始带领学生拿下足球比赛的市、省、全国冠军。2018年,在长沙举办的全国幼儿足球邀请赛中,他率队夺得冠军。

  今年,由彩田幼儿园提出,赵永忍等100多位深圳男幼教还成立了一个男教师联盟,让少之又少的男教师“抱团取暖”。无论是从体育还是性别教育上,让幼儿园拥有男老师也成为不少家长的新诉求。

  初到幼儿园 有小班孩子见他被吓哭

  2010年,赵永忍从西安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毕业。专业是面向中小学的体育教育,为何做了幼儿园老师?赵永忍说这是一个“机缘巧合”。毕业后,在老家安徽淮北的中学任教一年多的赵永忍,抱着“想到大城市来看一下”的想法,顺着朋友介绍,来到深圳彩田幼儿园做一名幼儿园老师。

  “小时候我就是一个‘孩子王’,只要在老家,我这放学一回到家,半个村上的孩子都会过来找我玩。”赵永忍说,大学的时候,自己又一直在校外做兼职体育培训,接触的都是学龄前的孩子,“所以对这些孩子我就比较有感情,比较喜欢这个年龄段的孩子。”

  没想到,从小就是“孩子王”的赵永忍一开始并没能在众幼儿前如鱼得水。以女老师为主的幼儿园里忽然多了一个男老师,有的小班孩子见到赵永忍就吓哭了。

  “我大学时也带过(小朋友),也带过中学生……但来到幼儿园,我确实对一个班的孩子感觉到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去做。”赵永忍说。

  为此,彩田幼儿园园长刘蓓特意让他跟随带班老师学习了半年,摸清园中各个年龄段孩子心理特点。就这样,他与孩子们逐渐熟悉起来,喜欢孩子的性格让他在幼儿园里有着极高的人气。“等后来孩子们喜欢上我之后……基本上从园内一过孩子都会喊我的名字:‘赵老师,赵老师!’像明星出场一样这种感觉!”赵永忍说,脸上藏不住的骄傲。

  带出全国冠军球队 想普及幼儿足球

  跟带班老师学习了半年之后,赵永忍开始发挥所长,教授运动等课程。“其实从中学来到幼儿园时,我不太会上幼儿园的体育课……可能也是完全按照中小学的那一套来。”赵永忍说,经过了长期的教学实践,他发现在学前教育阶段,“体育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反而孩子的身体和心理方面的健康最重要。我不能把中小学一些枯燥的训练强压到孩子身上来。我更应该做的是以游戏为主导,让孩子在游戏中享受快乐,身体又得到很好的锻炼。”

  彩田幼儿园大班家长赵先生告诉记者,从这个方面的确能看出这位懂体育的老师的长处。“如果是女老师带去玩户外的话,可能就是玩一些玩具和大型的器械,像秋千、木马等等。有他来讲的话就更多从小孩子发育的角度去考虑。”

  用这种慢慢摸索出来的幼儿体育教育方法,赵永忍带出了一支幼儿足球冠军球队——— 在各项比赛中拿下省市甚至全国冠军。有人问他,你们为什么能得这么多名次,是不是练得很多?“我说其实不是。这个阶段的孩子,即使你练得再多,他也不会比别人高出太多。而且我们也不提倡孩子这样枯燥地去练习,基本上以游戏的形式导入。”赵永忍说。

  在深圳,赵永忍还参与发起了一场幼儿足球比赛———“伙伴杯”幼儿足球邀请赛,现已走到第六个年头。从首届的两家幼儿园参加,到如今已经发展成了全市300多名足球小将参加的足球比赛。

  赵永忍介绍,该项比赛弱化竞技色彩,将规则简单化,就是让孩子能够在比赛中去尝试、去体验,最后收获到团队协作、勇敢坚毅的精神,同时思维能力也得到训练。

  未来,赵永忍和同伴们希望能将足球这项比赛在全深圳幼儿园普及,让更多的孩子受益。“我又想到了中国足球。我们彩田就是在全员普及幼儿足球。你像我们好几百号人普及的话,总会有那么三五个踢得非常好的孩子。足球是讲究天赋的,这种特别有足球天赋的孩子,我们把他放在一起,然后给他一些这种比赛的机遇让他去参与。而他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会走得更远,最后拿到亚军、冠军,然后全国冠军。”

  被问到,教学中是否会遇到一些好苗子。他说:“好苗子是有的,但是我更相信每个孩子的花期不同,只要幼儿园把兴趣培养好了,静待花开,每个爱上足球的孩子都能找到自己成功的点。”

  “不是男保姆、男阿姨,我是幼儿园男老师”

  一开始,在一众女教师中,赵永忍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对幼儿园老师的刻板印象也让不少朋友对他开起了玩笑,“你是不是怕讨不到老婆,所以才来到幼儿园?”他只能以自嘲回应道,“你见过体育老师讨不到老婆的吗?”

  在许多人看来,幼儿园男老师收入低,难糊口,还像个“男保姆”。一开始他也受到这些观念的影响,羞于向外人介绍自己是一名幼儿园老师。但他更想用自己的方式做好这份工作。大概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后,赵永忍慢慢说服自己,转变了观念。“我想自己如果做一个幼儿园的男老师,把它做得很出色之后,有一天我会很骄傲地告诉所有的人,我是一名幼儿园老师。”

  与大多数女教师不同的是,赵永忍不娇不哄孩子。孩子摔了,他判断孩子没受伤,便使个眼神,给个手势,让孩子自己爬起来。“我不会说太多的东西,孩子就会(意识到)说,老师不会来帮我,自己就会起来。”

  而园长刘蓓也观察到,在幼儿园,男老师的教育功能真的是有别于女老师。“他第一是有专业角度,第二是给孩子一些冒险的机会。男老师对孩子的要求不一样,女老师是保护孩子,男老师则有冒险精神,敢给孩子挑战一些动作。”

  工作中,赵永忍渐渐感觉到,男老师在幼儿园里的一言一行,都受到很大关注。“教学中你的处理方式会影响到孩子。他会说男人原来是这样子的,可能对一些男孩子他会去改变一些(习惯),慢慢对性格做一些改变。”

  对此,家长赵先生也表示,“家里基本都是老人带小孩,把小孩宠得厉害。所以特别是男孩子,有男老师教一下肯定好很多。”这一观点在一些家长中也得到共鸣,他们认为,在幼儿园,男老师很有必要。

  但如今,深圳幼儿园像赵永忍这样的男老师少之又少。“男教师的数量比例实在是太低了,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赵永忍估计。他努力“抱紧”为数不多的男同胞们,共同成立了一个男教师联盟。“如果这些男老师再不聚集起来的话,你会发现在幼儿园有的老师是呆不住的。”

  在深圳为数不多的男老师中,体育老师占了多数,他们一起踢球,一起研究幼儿体育比赛,一起交流教研,赵永忍感觉到有这样一群伙伴和他一起做着一样的事,抱团取暖,从而获得一种归属感,也希望以此帮助更多男老师。“有这样一群人和我一起在做这样的事,自己也会有一个目标,也会有一个动力去做。”

  采写:南都记者 贺如妍

  实习生 罗慧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